1. 首页
  2. 深度新闻

新加坡《支付服务法案》对区块链行业的影响

来源:http://fintechnews.sg/26334/mobilepayments/payment-services-act-singapore/2019年1月14日,《支付服务法案》通过新加坡国会审议,已被正式立法。新加坡教育部部长Ong Ye Kung代表新加坡金管局(MAS)表示,MAS将于近期向相关产业进行咨询,并正式出台这项法案的执行办法和豁免条款。

参考资料:Bplus新加坡、《What Does the New Payment Services Act Mean for Singapore?》

来源:http://fintechnews.sg/26334/mobilepayments/payment-services-act-singapore/

新加坡《支付服务法案》对区块链行业的影响

2019年1月14日,《支付服务法案》通过新加坡国会审议,已被正式立法。新加坡教育部部长Ong Ye Kung代表新加坡金管局(MAS)表示,MAS将于近期向相关产业进行咨询,并正式出台这项法案的执行办法和豁免条款。

最近由议会通过法律的支付服务法案是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一部分,旨在建立一个更有利于支付服务创新的监管框架。这是在他们之前的公众咨询中得到了相当多的回应之后,监管机构表示他们已仔细考虑了反馈,并将其纳入他们同意的地方。

-新加坡的支付服务法案将合并现有法规-

该法案建议合并和取代“货币兑换和汇款业务法”(第187章)和“支付系统(监督)法”(第221A章)。拟议的法案将扩大受监管活动的范围,超出储值设施(SVF),汇款和货币兑换服务,包括支付账户发行,国内汇款和商业获取服务。

通过扩展支付服务监管范围,MAS还可以在更广泛的支付活动中实施用户保护。

转向更加基于风险的支付机构许可模式,“支付服务法案”提出了一个双轨监管框架,一个针对主要支付机构,另一个针对较小的参与者。

负责MAS的副总理兼部长Tharman Shanmugaratnam先生在回答议会提出的问题时阐述了这一性质,

“将受PSB保护的电子货币门槛将从3000万新元降至500万新元。这意味着如果每日平均浮动金额超过500万新元,支付机构持有的任何电子货币都将得到全面保障。

如果平均每日浮动金额不超过500万新元,则保障措施将不适用,前提是支付机构向消费者做出适当的披露

这种转变意味着规模较小的支付公司将有机会发展业务,而不会被过度监管所扼杀,并且向消费者披露风险的要求意味着如果适合他们的风险状况,用户也可以选择使用他们的服务。 

但是,大多数用户是否能够充分理解风险的全部程度,将使自己暴露在有待观察的情况下,特别是当大多数条款和条件被列出时,很难理解法律术语。

在第二次听证会上,Ong Ye Kung部长表示,该法案将为MAS提供正式的权力,以实现多项预期成果。其中之一是确保支付系统运营商允许第三方访问其运营的任何系统而不受歧视。

他补充说,该机构还必须参与一个共同平台,以确保支付账户的互操作性。最后,新法案旨在使所有广泛使用的支付接受方法具有互操作性。

新加坡《支付服务监管框架》(Payment Service Bill)于2018年11月19日提交国会,进行一读;在这之后的一个月时间,国会议员对其进行了仔细研究。Bplus也在之前的文章《重磅 | 新加坡央行提交中初步分析了这一框架下的牌照制度以及可能受影响的产业。

据MAS官网1月14日的通告,在经过二读并通过国会审议后,这一框架已被正式立法,并被命名为《支付服务法案》(Payment Service Act)。

这项法案将直接影响众多在新加坡市场中的数字货币交易所、钱包及OTC平台,并将从风控和合规两个方向对相关业务进行全面监管。

值得注意的是,法案的监管范围是所有在新加坡市场有实际运营的相关机构,而不仅限于注册地在新加坡的机构。正式出台后,相关机构将有6个月的时间向MAS备案。

-到底哪些业务受《支付服务法案》监管?-

刚刚通过的《支付服务法案》参考了香港、澳大利亚及日本等国的相关立法,并整合了新加坡现有的《支付系统法案》(PSOA)及《货币兑换及转账服务法案》(MCRBA);在这一法案下,两条监管框架并行,他们分别是:“指定制度”和“牌照制度”。

其中,“指定制度”授权MAS指定某一大型支付系统以保持经济稳定;或在“一家独大”时指定另一支付系统加入竞争,以杜绝垄断市场的可能性。

而“牌照制度”则是为了更好顺应市场灵活性而设置的监管框架,其中共设有三类牌照:“货币兑换”牌照;“标准支付机构”牌照;和“大型支付机构”牌照。这一制度将以下七种业务纳入监管范围,致力于减小这些业务存在的风险:

新加坡《支付服务法案》对区块链行业的影响

第一类“货币兑换”牌照:

仅限于货币兑换服务,监管方向与现有的MCRBA法案类似;因业务本身的商业规模较小,涉及的风险也较低,因此该牌照的监管范围也较小。

第二类“标准支付机构”牌照:

监管上述7种服务任意组合而成的商业,但对支付或转账额度上限有要求,即一年中平均每月涉及的金额不超过300万新币,或,一年中平均每日涉及的电子支付流水不超过500万新币。由于额度较小,这一牌照的申请要求也较低,为创新型金融企业提供类似“永久沙盒”的宽松环境。

第三类“大型支付机构”牌照:

监管超过“标准支付机构”牌照所设额度的所有业务。因涉及的金额更大,风险更高,牌照审批要求也更严格,监管范围也更广。

新加坡现有的法案并不监管境内转账、商业采购及支付型代币相关服务这三项业务,《支付服务法案》很好的填补了这一空缺,可以更好的规范行业操作。例如: 可直接完成支付的电商平台(如:Lazada、Carousell等)均被定义为商业采购服务提供商,需要申请牌照。

更重要的是,这项法案让新加坡成为少数几个对数字货币业务有明确监管的国家。这一全新的法案下:所有数字货币交易所、钱包以及OTC平台都属于支付型代币相关服务商,必须满足相关反洗钱规定,并申请相应牌照以合规化运营。

此外,MAS指出,有部分支付服务所涉及的风险比较小,不完全适用于“牌照制度”。例如持牌金融机构因其现有业务而附带或必须开展的电子支付业务、虚拟货币业务等。这些服务不会被《支付服务法案》监管。同时,MAS也在考虑制定豁免标准,为符合“标准支付机构”牌照要求,但不能满足相关反洗钱条例的机构提供豁免。

-新加坡的数字货币行业不再处于灰色地带-

《支付服务法案》出台后,包括火币、Bibox等大型交易所均需着手准备牌照申请。数字货币相关业务涉及的流水普遍较大,这些机构大概率需要申请“大型支付机构”牌照。Bplus整理了新法案下的申请要求:

新加坡《支付服务法案》对区块链行业的影响

 

与此同时,在申请“大型支付机构”牌照时,交易所也需要符合反洗钱标准;并满足MAS对技术安全方面的基本要求,包括平台技术风险管理体系、用户认证、数据加密、防止服务器攻击等;此外,还应做好准备,接受MAS的定期抽查;避免违规操作,以免受到吊销牌照等处罚。

除了以上讨论的合规要求,在涉及到交易证券性质的代币时,交易所还需要获得受认证的资本市场运作者(RMO)牌照后才可开展相关业务。

随着金融科技的不断创新,更多新兴支付方式涌向市场。《支付服务法案》便在这一背景下应运而生:不仅填补了之前法案存在的漏洞和空缺,更是将新加坡的数字货币相关产业带出了灰色地带。

基于持续推动金融科技发展这一初心,这项全新的法案从降低业务风险入手,为市场提供了更加明确的监管模式;同时,也为广大用户群体提供了更全面的资产保障。

附表:《支付服务法案》出台后,将受到监管的新加坡境内其他常见支付业务

新加坡《支付服务法案》对区块链行业的影响

 

本站全部作品均是链支付资讯原创或来自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和分享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所产生的纠纷与本站无关。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本站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kf@lianzhifu.com
合作:hz@lianzhifu.com
投诉:ts@lianzhifu.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8:30-22:30,星期日休息